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推动关键制造业回归

时间:2018-10-07 14:05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USMCA涉及汽车的规定特别体现了美国希望重塑区域价值链,带动制造业回归美国与北美的期望。在这个问题上,三方既有共同利益,也有一些利益上的冲突。
在美国当前制造业回归的计划中,汽车与钢铝产业占有关键的位置。特朗普政府一方面希望相关产业回到美国,与此同时,如果不能利用墨西哥与加拿大的劳动力以及其他资源,这种回归可能成本极高,缺乏竞争力。USMCA关于汽车产业的相关规定,显示出美国打造以美国为中心的北美区域价值链的愿望。
USMCAD原产地规定的区域内价值比例高于原来NAFTA的规定,而且逐步提高,促使厂商逐步转移价值链。例如在第四章原产地规定的第4-B.3条中,对于乘用车与轻型卡车的生产,在2020年1月1日以前(如果协议在之后生效,以生效日为准),以净成本法计算,区域内价值含量需要达到66%;2021年1月1日达到69%;2022年1月1日达到72%;2023年1月1日达到75%。如果达不到这些原产地规定的要求,美国进口时原则上适用乘用车2.5%和轻型卡车25%的最惠国关税,但美国对于从墨西哥的进口只能保证在160万辆乘用车的限额内给予不高于2.5%最惠国关税的待遇。根据协议附加的官方函件,如果美国对汽车采用232措施征收高额关税,美国会在各自260万辆乘用车的国别配额以内,免除墨西哥和加拿大汽车的232措施关税,对于超出配额部分仍然可能被征收232措施高额关税。
除此之外,协议规定乘用车、轻型卡车和重型卡车的生产必须使用70%以上的原产于北美的钢和铝,这些汽车才能算是原产于北美地区。第4-B.7条对劳动价值含量(Labor Value Content,LVC)做了详细规定,例如乘用车的高工资含量需要从2020年以前要求达到的30%逐步增加到2023年的40%。高工资劳动含量要求分别对高工资材料与制造开支、高工资研发与IT开支、高工资装配开支进行了规定。在第四章中,附属表格A到G,详细列举了汽车的相关零配件,在原产地章节正文中分别对这些零配件的原产地要求做了详细规定,逐年要求提高区域内价值含量。第4-B.8条对该章规定设定了五年过渡期,协议显示其意图在2025年以前达到相关价值链回归的目标。USMCA通过逐步和全面实施严苛的原产地规定,力图培育产业链相关各类技术工人,保证相当部分的生产发生在美国与加拿大的高工资地区,保证关键零部件生产回归到北美,同时支持配套的北美钢铝产业,发挥汽车行业的后连锁效应。
USMCA为了保证美国的利益,使用了各种配额数量限制手段,同时实质上鼓励出口国自己实行自动出口限制(例如在第二章附件C的5(iii)款中明确要求墨西哥监督、分配、管理相关配额)。可以说,USMCA的相关规定是具有相当程度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的。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门文章 更多>>